被围观“审判”的央视主播张宏民 犯了什么错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足球新闻

原标题:被围观“审判”的央视主播张宏民,犯了什么错?

来源:环球人物 

一百年前,鲁迅先生对着部分国人骂道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全裸体,立刻想到生殖器……”;一百年后,这群人不仅没有被骂醒,反而变本加厉。

|作者:隋唐

|编审:苏苏

只因独自在街边长凳上啃了支冰棍,前《新闻联播》主播张宏民的快乐退休生活遭遇“飞来横祸”。

事情的起因是一张照片。照片中,张宏民穿着T恤坐在街边目不转睛地吃着冰棍,悠闲而放松。但是,照片的发布者配的文案在互联网上掀起了巨浪:

“他是昔日‘央视一哥’,60岁无儿无女,叼着冰棍坐在街头。”

一段配文,让平平无奇的一幕引来了一群“加戏成性”的看客。他们凭借“无儿无女”四个字,脑补了一出“孤身‘丁克’流落街头无人问津”的惨剧。

一百年前,鲁迅先生对着部分国人骂道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全裸体,立刻想到生殖器……”;一百年后,这群人不仅没有被骂醒,反而变本加厉。

这次,他们不仅脑补了一出“孤苦伶仃”的惨剧,甚至还给“无儿无女”的张宏民贴上了“失败者”的标签。

在评论里,一位网友甚至写道:“不结婚生子的都可以视为对国家没有贡献。”

孑然一身张宏民

许多人对张宏民的印象,还停留在6年前的《新闻联播》里。

1961年出生的张宏民今年其实59岁,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前身)。1982年,他正式进入央视,许多年后在《新闻联播》里刷成了全国人民的“熟脸”。

2014年,他对媒体表示“将与老搭档李瑞英一起退居幕后”,进入了半退休状态。

在长达30年的主播生涯中,张宏民完成了“0失误”的光辉纪录,还手握“金话筒奖”这一全国播音员主持人最高荣誉。

身边的同事对这位“国民熟脸”的评价相当高,央视国际新闻组长孙平曾表示:“张宏民是一个视野开阔的人,和大家聊起国际新闻来头头是道。同时,他又是个对工作很有想法的人,他努力探索业务使新闻播报更有亲和力,让观众不觉得他高高在上。”

如此看来,张宏民是一位不折不扣的“行业精英”。他通过兢兢业业的工作实现了人生价值,并成为许多播音学子眼中的“总统山”。

不过,因为“沉迷工作”无法自拔,张宏民这辈子“从没谈过恋爱”。

于是,在有些人眼中,张宏民的人生价值变得一文不值。在“繁殖至上”的部分网友眼中,他璀璨的职业生涯反而是他该“为国家留下优秀基因”的理由。

在他们眼中,人生而为“交配与繁殖”活着。没有“繁殖”,就没有价值。

近几年,张宏民其实是自媒体上的“常客”,每次标题都大差不差:“57岁张宏民依然没有结婚”“58岁仍孑身一人”“59岁……”

这次又因为“孑然一身吃冰棍”进入大众视野后,又有一群看客倒背着手将他围了起来:

“这么好的基因,不多繁殖,太可惜了。”

“在父母面前不是一个好儿子,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生。”

“不结婚,恋爱也不谈,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(因为不结婚)书都白念了。”

这群人上纲上线地为人身攻击找到了“正义性”,然后用键盘伸出了又臭又长的舌头……

“异类”当诛?

如果问一个小孩“幸福是什么”,他可能会回答你:“幸福就是猫吃鱼,狗吃肉,奥特曼打小怪兽。”

通往幸福的道路不止一条,这是小孩都懂的道理。并且,不同的个体幸福的标准也不相同。但网上总有人拿自己的对幸福的定义带入到别人的人生中,然后在他人的人生赛道里当裁判。

其实,对公共人物私生活的指责,并不是孤立的个案。

这些年,人们对舞蹈家杨丽萍的指指点点愈发夸张。2018年底,环环在杨丽萍的家乡云南目睹了几个导游的“表演”。

每个来到云南旅游的人,都会感受到杨丽萍强烈的存在感。为你表演大型歌舞的舞台下,导游会告诉你“这是杨丽萍的学生”;当你在某景区发现了一栋气质独特的建筑,导游会告诉你这是杨丽萍的房子;甚至当你问起苍山洱海,还是会有导游告诉你杨丽萍在这里也曾留下足迹……

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云南的某些导游靠杨丽萍当然要吃杨丽萍……但是,即便是面对这个“赏饭吃”的艺术家,接待环环的导游依然明确表示“瞧不起”。

与网友对待张宏民如出一辙,导游也向环环表示了“60岁无子嗣就是不成功的人生”:“杨丽萍为了事业抽掉了几根肋骨,但60岁了还没有孩子,她不是一个‘完整’的女人。”

像这位导游一样对杨丽萍“感到不满”的人并不止一个。2020年6月,她因为无子嗣的问题上了微博热搜,有网友“爹味十足”地评论道:

“所谓活出了自己都是蒙人的。让你再年轻30岁,你的容颜也还是会老去,终究逃不过岁月的摧残。但到那时,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你已经没资格享受了。”

在他们眼中,世界上只有“儿孙满堂”这一种幸福的标准。未达这个标准,即便当事人在事业或生活中达到了他人无法企及的高度,他们也可以嗑着瓜子轻蔑地否定别人。

这种认知是对“多样化人生”的否定,进而将人生模式化。对于张宏民、杨丽萍私生活的批评,实质上都是一种“网络批斗”,以自己的狭隘认知否定所有的“不一样”。

有人慨叹道:“我们花了30年才让‘人生的多样化’成为一种相对普遍的认知,可是没过几年,许多人的观念又不知不觉从2020年回到了1820年。”

不得不说,这是出十足的悲剧。因为这股“消灭异己”的风气,早晚会席卷每个人。

当你凝视深渊,深渊也在凝视你

饭局上,人们高谈阔论,仿佛每个人都对政坛风云有独特见解;商场里,人们将“撞衫”视为人间尴尬,谁都想“穿出个性”。

所有人都在标榜“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”,也是一个“以与众不同为荣”的时代,连纪录片都告诉你“后浪们”可以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
但是,张宏民与杨丽萍的事告诉我们事情远没有这么乐观。

这实在是一出荒诞剧。很多人都在追求不同的幸福,但一些人也在“打压”不同的幸福。他们一边和颜悦色地对自己说“鞋子是否合脚只有自己知道”,一边怒目圆睁地警告张宏民“不生孩子,书都白念了”。

法律都没有禁止的事,却让某些“戏精”一蹦三尺高。喜欢当审判者,这是病,得治。

也许他们从未想过,道德的大棒并不会像他们一样双标。一旦挥起来,必然有可怕的“惯性”。

今天怒骂他人没有子嗣,明天就会有人怒骂他人不结婚,后天就会有人怒骂他人不谈恋爱。到时候,单身者连解释的机会都将被剥夺。

正常社会原本就应该是多元化的,你有你的选择,我有我的生活。不轻易“指点”别人的人生,其实根本算不上美德,而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具备的常识。

就像你可以热衷生育,享受天伦,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必须繁衍后代,更不能对没有子嗣的人横加指责。警惕“无后为大”的社会道德观念“回潮”,是每个人的责任。

2020年6月,在杨丽萍被骂得最凶的日子里,她也曾不卑不亢地说道:

“只要自己认为过得好,没有伤害其他人,就可以。”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