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民主之死:就算开枪杀人都能当上总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综合体育

原标题:美国民主之死:就算开枪杀人都能当上总统

以下文章来源于维为道来 ,作者张维为,著名中国政治学家、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。

前几天我读完了一本书,挺有意思,是哈佛大学两位政治学教授写的,标题是《民主如何死亡》,How Democracies Die

当然他们指的西方民主制度,特别是美国的民主制度,那么这两位作者的名字,一位叫  Steven Levitsky ,另一位叫作  Daniel Ziblatt ,都是哈佛大学的政治学者。

他们长期关注民主问题,特别是关注西方民主模式,在非西方国家面临的种种挑战和危机。

在书的引言中就说了,过去他们一直认为像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有宪政、有庞大的中产阶级、有市场经济、有所谓的独立媒体、还有其他的有利因素,所以民主水准应该是比较高的。

但今天他们突然发觉,在美国这样一个自誉为民主圣地的国家,也出现了第三世界民主一样的危机和挑战

而且他们也认为,美国要克服这项挑战,还相当是不容易,他们自己都感到震惊。

他们提出这么一个观点,说民主走向死亡有两种方式:

一种是军事政变这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里反复出现;另一种就是通过选举产生自己的掘墓的人,比方说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德国。

德国民众当时选出了希特勒,这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。

他们也认为,就是美国2016年选出特朗普,本身也表明美国这个民主制度面临死亡的威胁,美国的民主品质因此而大大的退化,而且这种迹象已经无处不在。

美国民主变成了“你死我活”的斗争

那我们可以看一下,美国这些自由主义的学者,哈佛大学的教授,从他们的视角,究竟是怎样看待民主一路走衰这么一个现实的。

他们谈了几个观点,首先他们认为美国民主今天,已经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过去西方这个民主制度,比方说英国的民主模式,坦率讲是一种贵族民主,一种绅士民主。

竞选者可以争论的面红耳赤,但争论完了之后还是一团和气,喝红酒、品红茶、握手聊天。

现在对不起,都变成你死我活了

有一个视频大家可能看到了,特朗普在国会讲话的时候,背后的佩洛西议长把他的讲稿给撕掉。

坦率地说,他们现在都想把对方送到监狱,过去这种情况相对比较少,今天是非常普遍的。

政客拒绝被媒体监督

第二个问题是政治人物普遍不愿意被媒体监督,以前像CNN,像《纽约时报》这样的媒体,都认为自己是第四种量,是一种监督的力量。

但现在特朗普开口闭口假新闻,所以他们很受打击。

前几天,我看到CNN公布了一个民调,说特朗普落后拜登14个百分点。

特朗普就明确表示我们要打官司,要他们把这个民调给收回去。

我在电视上看了白宫的律师和CNN主持人的辩论。

白宫律师说,你们这个民调是不公正的,因为你们调查的不是那些已经登记的选民,所以这个民调是没有说服力的,这给竞选创造一种错误的印象。

CNN的主持人说,我们过去也是这样民调的,从来没有人质疑过我们。

那白宫律师说,过去没有人管你们,现在要依法管理,这也是一种新的发展。

竞选人不接受选举失败

第三就是竞选人,往往不接受选举失败。

过去让西方国家比较自豪的是什么呢?选举过程中如果一方输掉了,那么他就准备下一次再竞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开始比较少了,在2016年竞选的时候,大家如果记得的话,当时各种民调都判断希拉里会赢。

所以当时记者就问特朗普,万一你输了怎么办?他是说的 I will see,就是到时候再说。

他现在甚至可以公开说,我在纽约第五大道开枪杀了个人,还是会得到选民的支持。

所以已经到这样一种情况,选民已经出现了极端化,不理智的倾向,只认一个人。

现在我们看到的历届美国大选举的数据表明,美国的投票率,一般最多在55%左右。

只要拿到55%的这个比例参选的人当中的51%的选票,你就赢了。

也就是说你只要拿到27% 、28%的选票就赢了,毫无疑问这是典型的少数人民主。

大家如果关注近期美国国会,对11月大选的讨论,很多人都在聚焦一个问题:万一特朗普输了不认输怎么办?

甚至有人在公开讨论,美国整个国家到时候会不会陷入分裂的状况。

滥用美国制度弊端重新划分选区

第四个问题就是对民主体制本身的滥用

在美国和一些其他国家,都开始出现这么一个现象,美国这个现象是叫  Gerrymandering ,就是对选区重新划分。

就是一个选区通过重新划分之后,它选票永远属于某一个政党:民主党 ;或者永远属于另外一个政党:共和党。

2020美国红蓝州分布图     2020美国红蓝州分布图      

蓝色:民主党、红色:共和党、棕色:摇摆州

最后每一次大选实际上竞争的就是几个所谓的摇摆州。

实际上这种重新划分选区的做法,也是利用了民主制度的一些空子,来达到他们政客自己的目的。

美国政党制度难以制约极端分子

还有就是第五点,美国的政党制度,过去或多或少还能制约极端分子,现在越来越难了。

现在美国政党制度,很难做到这一点,往往是更容易把比较极端的人,推上政治舞台。

美国共和党与特朗普的关系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实际上真的喜欢特朗普的人并不多。

但为了保住共和党的选举胜利,多数人还是选择支持特朗普这样的极端人士。

所以这两位哈佛大学的学者的结论非常简单,如果刚才描述的这些趋势无法逆转的话,美国民主制度将走向死亡。

来源:微信公号“为维道来” 作者/张维为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