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源国际半年业绩仅达标三成 股价不及峰值零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金球资讯

今年以来,佳源国际股价虽上浮30.49%,但与闪崩前相较,股价仍在低位徘徊。

疫情影响犹存,上市房企的年中业绩会仍多以网络连线的方式举行。而因为新任总裁沈宏杰的初次亮相,佳源集团总部、佳源国际、宁港集团、常州金源四方一起连线,董事会主席沈天晴,副主席张翼、黄福清,新任总裁沈宏杰等高管出现在网络的那头。

新面孔的出现总是格外惹人关注,因与董事会主席沈天晴“撞”姓,沈宏杰更引发了市场的好奇。虽然公告中已明确他与公司任何董事、高级管理层、主要股东或控股股东并无任何关系,但沈天晴还是在投资者会议上再次强调说明。

这位并不太知名的新任总裁要从履职仅一年半的张翼手中接过“交接棒”。2019年初,佳源国际遭遇断崖式闪崩,股价暴跌80%,“海航旧将”张翼临危受命。替代张翼主政后,沈宏杰会给佳源国际带来什么?

老兵上任,总裁换血

张翼与佳源国际结缘于去年年初。2019年2月18日,佳源国际委任张翼为副主席兼总裁、执行董事。张翼曾在海航集团任职长达20余年,从1995年7月至2016年8月,历任海口美兰国际机场财务总监兼总经理、海南航空财务总监、海航旅游控股副总裁兼财务总监、海航实业控股董事长及总裁等职务。2016年离开海航后,他在广田控股集团任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,同时兼任旗下两家公司广田投资、深圳万鼎富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。

张翼的“空降”被视为佳源国际管理走向职业化和规范化的一个信号,并且在股价崩盘事件之后,佳源国际亦从外部引入了新的首席财务官。

而与张翼不同的是,此次接任总裁职务的沈宏杰是不折不扣的“老佳源人”。2005年7月,沈宏杰从嘉兴学院毕业,获人力资源管理学士学位。当年12月,其即进入佳源创盛人力资源部,自2011年10月起开始在佳源集团下属公司轮岗,历任佳源创盛附属公司嘉兴市金地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泗阳丰源副总经理、总经理,宿迁佳源总经理,泰兴新天地总经理,泰兴广源总经理等职。2019年2月,年仅37岁的沈宏杰晋升为佳源创盛总裁。

如今,38岁的他再登职场新高度,从张翼手中接过佳源国际总裁的权杖,而张翼仅保留董事会副主席、执行董事的职位。

沈宏杰的晋升速度和年纪之轻,在地产圈皆为少见,而佳源国际管理层回应称这是“为了做大佳源国际”。在投资者会议上,沈天晴、张翼先后表示,沈天晴私人公司的地产板块皆由沈宏杰管理,未来这些资产将不断注入到上市公司中,需要更懂运营、更熟悉佳源的“专家”。

关于张翼和沈宏杰的分工,沈天晴表示,前者将主管大战略方面及财务运营、资本运营,而后者则主要在运营方面。沈天晴同时透露,新总裁上任后,佳源国际未来5年的发展计划也将出台。

戏剧性的一幕是,由于新任总裁同样姓沈,在投资者问及关于任命的考量时,沈天晴特地先“撇清”二人的关系,“我们没有亲戚关系,我是嘉兴人,他是宁波人,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到佳源工作。”

沈天晴的声明或是有意廓清家族化管理的疑云,在这之前其儿子沈晓东已经获任非执行董事。虽然佳源国际的管理在朝着职业化发展,从佳源国际现有团队看,沈天晴似乎更中意老臣。如与张翼同为董事会副主席及执行董事的黄福清,自2011年1月进入佳源集团,执行董事王建锋2006年起入职,执行董事卓晓楠2014年1月入职。

股价不及峰值零头

佳源国际人事调整背后是为了理顺管理,匹配新的发展阶段。投资者会上,沈天晴首先对投资者表示了感谢,称在其支持下成功度过了“两个上半年”,一个是疫情考验下的今年上半年,另一个是股价闪崩压力下的2019年上半年。

由于在疫情重地武汉并无项目布局,沈天晴称业绩并未受太大影响。今年1-6月,佳源国际多项财务数据现较大幅度的正增长。其中,收益85.59亿元,同比增长27%;核心净利润约18.46亿元,同比增加43%;毛利约32.03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27%。

疫情为房企开启了扩充土地储备的窗口期,佳源国际也没有错过这次机会,上半年斥资68.7亿拿下19宗土地,在江苏、安徽、贵州、新疆等地新增土储432.3万平方米,平均土地成本仅1589元/平方米,权益比例近80%。

通过上半年的开疆拓土,佳源国际的土储创历史新高,达1723.8万平方米。其中长三角占60%,大湾区占13%,一带一路及其他省市占27%。而在一年半前的2018年末,其总土储仅为920万平方米。

随着沈天晴私人公司地产项目的注入,佳源国际的土储规模或将再翻番。沈天晴称,佳源国际在佳源集团的地产业务中占比尚不到40%,集团还有大量项目将源源不断地注入上市平台。

也基于此,管理层对完成今年销售目标保持信心。今年上半年,佳源国际合约销售额约116.71亿元,虽然同比增长33.8%,但仅完成360亿年度销售目标的32.42%。张翼称,“主席私人公司的资产注入后,销售利润有60亿左右。虽然业绩任务很重,但如果下半年资产注入顺利推进的话,完成全年任务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佳源国际的一系列动作也是为提振市场信心。去年1月股价大崩盘的风波至今仍让沈天晴心有余悸,他在投资者会上主动提及该事,并坚称系被人有意做空。2019年1月17日,佳源国际股价闪崩,盘中跌幅一度接近90%,股价从15港元跌至3港元,以致公司市值由300多亿港元缩水至60多亿港元。

闪崩一年多来,沈天晴开启了自救,如改组高管层、提出千亿目标、筹备物业上市等。不过,从股价表现看,这一系列动作收效甚微。今年以来,佳源国际股价虽上浮30.49%,但与闪崩前相较,股价仍在低位徘徊。8月14日,佳源国际以3.84港元/股收盘,不及峰值的零头,总市值为151.46亿港元。

文章来源:时代财经 编辑:张常旺

(原标题:总裁“换血”, 佳源国际半年业绩仅达标三成,股价不及峰值零头)

(责任编辑:钟齐鸣_NF5619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